Pulai.org

MALAY | ENGLISH

失传的文化

口传祈福祭词

遵循客家和儒家礼仪


水月宫是布赖人无可取代的精神寄托。水月宫的庆典,是布赖一年生活的最高潮。


每年阴历二月十九日是水月宫观音诞。 10天的神诞期间,全村“封斋”。

全村人一日三餐都到水月宫的食堂“集福堂”用斋,连店子都不能卖荤食。

布赖妇女都不必下厨,她们戏称为“封煲节”。


神诞结束前,必须先请准观音娘娘开斋的时刻。刘燕松指出,水月宫在神诞开始时,会邀请四面八方神明到庙内共享同欢,包括附近山头的3位拿督公。相信这是神诞要“斋戒”的原因。


此外,神诞期间不只请山间口传祈福祭词遵循客家和儒家礼仪拿督公,也有请从前为布赖打仗牺牲的“将军”们、在庙后山脚驻守的水德星君、及风火院的修法高灵等。较特别和令人印象深刻的是,水月宫神诞不只在集福堂“赐阳”,请阳间的人吃,也不忘“赐孤”(或赐幽、赐阴)。


“赐孤”的仪式于傍晚七时在野外旷地进行,祭者向四方三请九拜,非常周到。献给先人的祭品在地上摆成一大片,烧起来时,非常壮观。加上老人以客语发出的声声召唤,及一把胡琴和萧声的幽咽,令人动容。


水月宫的祭拜仪式非佛非道,是客家文化加儒家礼仪。 “从前水月宫有过一位童身,但老童身过世过后就没有了。我们从来没有请过道士,也不想改变。我们有讨论过是否要改为佛教或道教的方式,最后决定最好保持现有的原样。”


至于祭祀进行时的仪式和祭词,水月宫秘书谢国彪说,一切都是靠上一辈人口传。迄今只留下一本祈福祭词手抄本。“以前布赖有很多秀才,在英国人捉共产党时,把这些有学问的秀才都抓走了。剩下的人担心失传,才靠记忆勉强写下这本书。”这本书如今被珍重地锁在水月宫的保险柜中。


许多水月宫的文物在日本侵略时被销毁,例如曾经为布赖打过仗的大小铜炮,被沉河中。多年以后,村民从河中捞回几樽铜炮,有学者专家鉴定与鸦片战争出现过的英、荷与中国火炮相同。


失传的,除了祭典与文物之外,还有客家人的防身功夫。紧急法令时期戒严时,大家都不敢练武,怕被捉。慢慢地,就失传了。

“从前我们还有一种叫'斗牛狮'的,狮头又重又厚又硬,用泥和树皮等做成,有学功夫的人才舞得动。舞狮的同时,还有人扮猴子、沙仙和阿驼……”80年代还有会武的人能舞斗狮,现在也失传了。


神诞盛典

凡事请示三娘

抬轿送驾去冲凉


客家人普遍膜拜观音、谭公、关公和大伯公,还有客家人的福神郭仙娘、叔婆太,在水月宫都有。


比较特别的是他们也拜妈祖,但他们的妈祖只是“三奶娘娘”之一。布赖人在拜神时也会像福建人拜天公那样,在门前绑甘蔗。布赖人称三奶娘娘为“打仗先锋”,分别称三位娘娘为大妈、二妈和三妈。水月宫理事傅国谋(42岁)说:“我们每逢有事就叫娘娘。打仗前一定先问三奶娘娘。”他说,三奶奶的二妈是妈祖出家前的林默娘,大妈是陈靖姑,三妈他只记得是姓李的。


在水月宫神诞出游当天,三奶娘娘是最活泼最有冲劲的神明,她们的轿子一整天在村子里冲来冲去,在各处驱除妖邪,保佑平安。在中途还要跑去河里“冲凉”。傅国谋说,三奶娘娘从前是在水月宫前面的河冲凉的,那时河水很干净很冷的。现在庙前的河水越来越肮脏,小伙子们只好把神轿抬到约1公里外的河上游冲凉,河水黄色,而且是暖的。

Pulai.org

Hakka Village -Temple Shui Yue Gong

阅读资料:布赖村观音诞仪式探究 / 廖筱雯 / 2011 / 中央民族大学 / 硕士论文

© 2010 - 2016 Pulai.org | Home | History | Hakka | Temple | Cave | Scenery | Village | YMM | Kelab | School | Life | Food | Health | Holiday | Privacy